聚博娱乐

    <code id="alzys"></code>

  1. <code id="alzys"><ol id="alzys"></ol></code>

    <meter id="alzys"><ol id="alzys"></ol></meter>
    <label id="alzys"><legend id="alzys"></legend></label>
    <code id="alzys"><rt id="alzys"></rt></code>

    <code id="alzys"></code>
  2. →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論 惡 (三):惡的思維

    2020-05-18 . 閱讀: 289 views

    左岸前記:在《論 惡 (二):惡的機制中,作者讓我們直面惡,開啟智慧的大門,找到惡背后無數的推手。對日常之惡、凡人之惡、觀念之惡,除了法律上的懲罰,道德上的排斥,還要細究惡的成因,以此防止下一個惡的生成。今天,我們往下思考——惡的機制。

    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髯?/em>

    文/王建平三、惡的思維

    10

    身為人類,我們總是很自豪,因為我們總是自稱具有學習的能力。但我們對學習能力的理解是片面的,傳統教育上更側重于技藝的傳承、觀念的沿革和道德的感化。我們從來沒有意識到,學習能力的提升實質是思維方式的進化,而這種進化除了大腦發育作為必備的生理條件外,還需要思維的自主調節。問題是,思維能力能夠被傳承嗎?當一個孩子習得“1+1=2”,算不算學習?這只能是一種狹義上的所謂學習,實質是一種灌輸。真正的學習從來都不是從結果論開始,而是從問號開始的。比如我們告訴孩子,牛頓通過蘋果落地發現了萬有引力,因為有引力,我們才能站在地面上,這算不算學習?從自主角度來說,這只是登堂而非入室,哪怕這種說教的內容符合事實。只有這個孩子提問說“為什么這個世界存在萬有引力”的時候,他才真正踏上了學習之路(就連牛頓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只好把原因歸結于萬能的上帝)。但這時教育就暴露了它愚蠢的一面,教育并不鼓勵提問(雖然每個教育專家都不會承認這件事,但我們不應該從專家論文而是從現有的公立教育模式中去尋找依據),學生明明是提問者,在教育中卻成了被迫回答問題的人,而且答案的模式已經被限定,甚至不允許帶有個人屬性。答案變成了某種權威!人類原本就有學習的本能,所以兒童時期總是喜歡提問題,這種天性和教育模式形成了沖突,才會有青春期叛逆現象(學習的本能促使青春少男少女不再滿足于包括道德在內的舊有的觀念和答案,但也沒有人對他們的思維方式進行啟蒙,因為大人們從來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愚蠢和無知,或者固有的思維讓他們以為自己早就擁有了正確的答案)。青春期叛逆并非只是生理現象,更是一種思維現象。我們總是覺得自己很聰明,總是不明白那些認為地球是方形的古代人為什么那么愚蠢,可是我們連為什么地球會自轉這個問題都沒有解決,后人又該如何看待我們?

    在技藝或者說在了解物質世界方面的學習方式尚且如此糟糕,精神層面就更不用說了。因為精神層面的所謂道德規范更經不住孩子的提問。所以這個層面是不允許提問的。那么,不允許提問的學習能叫學習嗎?雖然如此,在精神層面上的導師卻很多,他們甚至還分成很多流派,各說各理,什么一神論多神論無神論,什么斯多葛派老莊學派和存在主義,什么牧師僧侶和心靈導師,哪怕是心理學也有如此多的流派。盡管內部分歧嚴重,但似乎每一本心理教材和宗教書籍都試圖給我們提供正確答案。有正確答案的學習能叫學習嗎?

    既然這個領域不能潛入太深,而我們又有著學習的本能,怎樣去解決這個沖突?自然是參照現在的社會版本。我們不需要提問,只需要觀察,只需要感受,看父母是怎樣做的,看老師是怎么做的,看鄰居是怎樣做的,看別的孩子是怎樣做的。我們還驚奇地發現,不和他們保持一致,自己就得吃苦頭。我們成了巴甫洛夫的那條狗,而痛苦成了反射的信號源。這就是我們的學習,每個人學習的結果就組成了現在社會思維的基本現狀。

    惡就是這種模式的代價。因此惡才是必然的。雖然每個人都在尋找一種確定性,以此鞏固自己的安全感,但惡就像一顆毒瘤,一直在警示著社會和人性的不完美。這種情況一直伴隨著人類,雖然有各種思想風潮的沖擊,但這種思潮最終又會化為某種階層的利益,奴隸主的,宗派的,封建皇帝和大臣的,金融寡頭的,精英貴族的,無產者的,一走上歷史舞臺,他們就試圖消解和融合,把各種思潮為我所用,但保持一致的是,沒有一個階層希望別人針對自己的痛點進行提問。帶來的結果就是,我們對惡的態度很明確,我們不歡迎惡(這也是可利用的,所以如今美國人認為中國人很可惡,中國人也認為美國人不是善類),我們需要對惡行進行限制,對惡人進行懲罰。這是最基本的一面,因為我們不管出于何種目的,必須表明自己“正確”的態度。但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一種一致性:除我以及和我相同利益的群體外,我希望所有的人都思維簡單一些,最好沒腦子都又不是白癡,這樣他們就不會提問不會制造麻煩。但僅僅這樣似乎也不利于社會發展,所以我們又希望他們能成為某個領域的行家里手,安安心心為我所用。

    思維簡單的人們當然歡迎這種形式,因為他們實在懶得思考,而懶惰和學習能力同時并存在人類的心靈中,我們的科學技術如此發達,創造讓人們趨之若鶩的有趣的感官刺激之物,讓他們的心靈進一步麻木,這是很容易做到的。畢竟比起好萊塢大片,研究思維看上去實在不怎么有趣。從這個角度講,巴甫洛夫的理論應用其實是非常廣泛的。你要尋找價值感?現成就有,你可以尋找宗教,可以研究如何賺錢,可以做某一個領域的專家,可以做一個游歷世界的行者,可以博覽群書(包你十輩子都看不完)。真的什么都不想干,但又想體現自己的價值感,那也行,提供平臺給你,提供刺激的熱點給你,讓你暢所欲言,痛打落水狗,拉出那些道德敗壞的人供你辱罵,你可以對任何事物發表評論。但如果你感覺到了心靈的倦怠和無趣,想要追問和思考,那就省省吧,你都已經這么累了,還是趕緊放松放松,畢竟新款的手機又搶購了,明星又被爆出軌了,你的生活看上去已經如此隨心所欲,以至于無法從“忙碌”的日常中解脫出來。但到這個地步,我們心靈的沖突仍然無法解決,我們發現自己再也沒有熱情和精神專注在一件事上,我們犯了拖延癥,我們無法排解心靈的孤獨,找不到生活的意義,沒關系,我們還有發達的心理體系和社交體系,無數的陌生人等待著和你隨機配對,心理咨詢師會傾聽你的想法,會根據一大疊的測量數據告訴你你不過是病了。

    就這樣,最大的惡產生了,你失去了自己。

    11

    看一看這個世界,真的有人能夠有能力帶我們以及我們的后代去許諾之地嗎?只有未成年人才有權利要求被保護,但無數的成年人也希望自己被作為孩子對待,如果沒有,他們就去創造上帝去雕刻佛像去尋找救世主,希望聆聽來自另一次元的教誨。人類在物種競爭中脫穎而出,存在了數萬年,但莫名其妙陷入到物種內部的爭斗,毀滅的可能性非但沒有減少,反而隨著生態破壞、生化武器、監控、恐怖主義而增加(如今我們還知道原來看不見的病毒可以左右我們的死亡)。我們曾經以為宗教能夠救世界,宗教主卻聯合各種勢力試圖統治世界也統治我們的腦子。我們也以為科技能夠救世界,卻發現它讓毀滅世界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大。當一切幻滅,尼采說上帝已死,于是我們隨著美國的實用主義而奔波逐浪,卻無法把自己當成一個物件來看待,所有國家失控一般追逐經濟,墜落到另一場有別于刀槍棍棒的戰爭??邕^了兩次世界大戰后,我們才發現:不是戰爭少了,而是戰爭的定義變了?,F在,我們不再巴望什么拯救世界,只是希望能夠救救自己,但無數的訊息卻告訴我們,這個世界的惡行時時發生,沒有人是絕對安全的。

    可是如果這一切在我們的思維中早就注定,是一種必然,還有什么舉措能夠力挽狂瀾?我們已經到了必須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刻了?;蛘哒f,這個問題的提出,是因為我們意識到人類的思考力并沒有比古代人更進化一些。我們的學習之路如何開啟?如果大部分人都能夠意識到思維的盲點,能夠用思維全景去看待一個又一個的現象,質疑現象帶來給我們的所有經驗(世界上的每種惡行都從經驗中產生),惡就會失去土壤。我們不是裁判員,也不是運動員,我們只是一個學生。人類沒有老師,我們只能自學成才。其實我們一路本就是這樣跌跌撞撞過來的。沒有任何現成的答案,有的只是針對生命的質疑和提問。不要妄想有一天我們能夠發現真理,你所謂的真理不過是一種歷史階段的觀念和認知。也許你會說,那我們總得有個目標吧?不,也沒有。因為我們不去判斷,一旦判斷,我們就需要用到舊有的經驗,哪怕它已經無數次被證明并不管用。這時候你會焦急起來,因為你覺得人總得有點什么才能活下去。問題就在這里,我們必須面對“你終將一無所有”的現實。這不是理念,而是你所有經驗都想要去掩蓋的現實。之所以想要掩蓋,是因為這個現實會產生恐懼感,因為舊有的經驗可不是這么告訴我們的,舊有的經驗會激烈地反抗,我們的毒癮會發作,會躺在地上痛苦地打滾。

    這意味著新一輪的變革不是發生在國家之間(國家主義隨著全世界對美國自由與民主的幻滅已經走到了盡頭),不是發生在外界的物質世界(除非人類還想制造比核武器更可怕的東西),不是對宇宙的探索(這種探索在國家層面也變成了可怕的競爭),也不是研究人類的意識在科學范疇內到底是什么(只要心靈的問題不解決,這種研究也許意味著某一天人們可以隨意鉆進我們的腦子改變我們的想法監控我們的一言一行),而在每個人的心靈上和思維上。你為此而應該做些什么?事實上你什么也做不了,或者說你該做什么還做什么,做公務員的就繼續做公務員,做生意的就繼續做生意,研究學術的就繼續研究學術,思維的變革和這一切完全不矛盾,你唯一能改變的不是觀念不是道德不是生存方式,而是你觀察和思考的視角。當你看清一個又一個的現象時能否知道自己也不過是一個短暫的現象,當你被情緒控制時能否知道你的一言一行不過是過去的經驗在發揮作用,你能否用自己的視角看到這樣一個宇宙:構成這個宇宙的是現象而非概念,每種現象在產生在發展在冥滅,它們還在相互碰撞,每個現象在之前的現象中產生,每個現象在之后的現象中滅亡。經驗就是現象碰撞之后的產物,經驗附著于新的現象之中,沒有善惡之分,沒有是非標準,無窮無盡……你是其中一個節點,你是其他現象碰撞的結果,你也會成為其他現象的原因,經驗籠罩了你,但從來沒有能力阻礙你的存亡。

    奇跡之處在于,視角變了,這個世界其實就變了。這正如你像個孩子一樣彎下腰,把腦袋放在雙腿之間看背后的風景,一定不一樣。是的,就這么簡單。人類每一步重要的改變從表面來看都非常簡單。讓婦女投票很難嗎?讓黑人和白人一起上學很難嗎?難的都不是操作層面的問題。但它真的簡單嗎?我們目前處于哪個階段?如果舉一個具體的例子,我們現在處在變革的萌芽之中(這萌芽還隨時有可能被掐滅),正如一個黑人奴隸在挨鞭子時幻想他的后代有一天能夠自由地走在路上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正如上個世紀初期中國鄉下的某個家庭中一位婦女燒好了全家的飯菜然后自己躲在飯桌外一隅吃飯時幻想自己的女兒將來可以和男人們平起平坐。對,這就是目前我們所處的階段。我們正是那個挨鞭子的奴隸,我們正是那個只能躲在角落吃飯的婦女。

    既然舊有的經驗已經不管用,我們必須培育新的經驗,并確保它能夠在日常生活體驗中發揮作用。新舊之間有何區別?很簡單,以往我們的經驗都是被動學習的成果,幸運的是身而為人,我們有自主學習的能力。質疑,不斷地質疑,思考,不斷地思考,不管質疑和思考帶來多大的痛苦,這些痛苦都是舊有的經驗被剝離的體驗。這就是屬于心靈的工作。人類已經實現了從技術革新到觀念革新的跨越,但我們必須完成心靈革新。你能想象一個孩子掌握原子彈按鈕會出現怎樣的情況?一群孩子呢?如果你阻止不了,唯一的道路只能是讓這些孩子成長為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在他們按下按鍵之前。到底是誰的速度快?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最大的惡就是人類這個物種的滅亡。這種滅亡不僅是肉體的意義,更在于我們的心靈。

    12

    所有的思想者都應該充當新經驗的先鋒。在舊有的框架中打轉稱不上思考,善惡的判斷、意義的探尋早就是前人走過的路,他們甚至比我們走得更遠。從我們東方人的視角看,所謂現象和因果,所謂經驗的留存,都不是一個嶄新的話題,更談不上是誰的原創。但這些智慧要不成了遙遠的神秘性質的東西,要不成了人們祈愿皈依的途徑。它們不再鮮活,畫地為牢,成為一小撮人索取精神溫暖的所在。只要視角不變,所有的智慧都會腐化。

    “上帝已死”曾經讓大部分人驚惶失措,他們意識到自己不得不改變“索取”的習性,像個失去寵愛的孩子那樣尋找謀生之路。這種改變的軌跡并不那么容易完成。除自由之外,它也可能存在另外一種指歸:總有一天,心靈也會死亡。脫離牢籠的鳥兒并不見得立馬得到自由,也有可能最后挨餓而死(當然你也可以稱之為自由的死,然而這種死法難道不是一種惡?)。唯一的辦法就是摒棄在牢籠里習得的經驗,不再相信只要叫喚幾聲就有人來喂食,不再相信在牢籠里習得的善惡觀念,它必須像個學生一樣重新學習,并且在學習的過程中時刻警惕并且抵制舊有經驗的干擾,因為舊有的經驗會這樣告訴它:回到籠里吧,雖然不自由,但至少那里有吃的。但是誰告訴它,回到籠里就有吃的?是誰告訴它,回到籠里就不會有一只野貓正在流著口水等候?對,就是這些舊有的經驗。這些經驗的力量何其強大,比之毒品而不及。這注定新經驗的產生不可能是一個短期的過程,盡管如此,有沒有意識到“舊有經驗發揮作用”這件事,卻能產生本質的區別。你一旦意識到這一點,就能夠給所有的事件找到原因,不管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不可控的情緒,還是發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荒謬悲涼乃至慘絕人寰的事件。你不僅能看到自己的經驗,還能看到別人的甚至群體的,能看到過去的甚至未來的,世界依然是那個世界,它的客觀性無法撼動,但我們的解讀能夠拯救自己,這是看待惡、理解惡甚至對治惡的唯一之道。

    當我們對以二元論判斷為代表的舊有經驗有足夠的了解后,自主學習就具備了所有的要素。它是一套全新的思想體系,而不是對舊有經驗的簡單否定,更不是針鋒相對逐條批駁的結論,它很好地回答了所有的核心問題:

    ——這個世界是善是惡?不,這世界由現象和經驗組成,非善非惡,但正因為舊有的經驗存在,所以它充滿了苦難??嚯y是這個世界的常態,苦難必將伴隨所有的人。所有的我們定義的惡本質上是一種苦難,它既是作惡者的苦難,因為沒有一種惡是獨立存在的,它也是惡的結果,因為所有的人都是惡的承受者。沒有一個獨立的惡人,也沒有一個獨立的惡的事件。

    ——人生的意義到底何在?意義也源于舊有經驗的存在,所有的人本質上都是生命體,從生命體的角度看逃離不了生物的規律,所以人終將一無所有。但人和其他地球上的生物不同之處在于他擁有思維,能夠體驗,你所能擁有的僅僅是一種體驗,而不是某個目的。觀察、思考、表達、行動,這就是你心智成熟的階梯,是一種以體驗為主的全新的生活方式。

    ——以上算是培育新經驗的正確答案嗎?不,尋找答案也是舊有經驗的一種模式。它僅僅是一種認知,在當下它還是一種非常個人化的認知。認知注定是多元化的,但我們看問題的視角絕不能局限于“我”,“我”怎么認為無非是舊有的經驗怎么認為,而舊有的經驗是受局限的。想要獲得全新的認知,你必須改變視角,探窺到思維的全景圖,探窺到你的個人屬性,把它作為一種現象去解釋。你不僅擁有自己的想法,你還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擁有這個想法,知道舊有的經驗在你的想法中占有了多大的份量。這時的你,無論從事何種工作,都已經擺脫了個人的標簽。

    由此,我們用不是尋找答案的方式回答了心理學界存在的令人尷尬的問題:意識無法被觀察,無法被測量。為什么心理學家會畫地為牢,只懂得在“科學”的范疇內探索心理?這種方法無濟于事時,他們會不顧心理學家的名頭,調頭去研究人類的行為呢?這正是下定義、作假說,并且用實證去驗證假說的科學經驗束縛了他們。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適用于外部世界的手段不一定適用于人類心理。因為這種經驗的束縛,如果不能直接實證,他們就用間接的方式迂回的方式統計學的方式,試圖打造一個人類心理標準圖譜,把人類的心理數據化客觀化具象化。但是,根本不存在普遍適用于人類意識的標準刻度,人類意識是由個人意識組成的,正如這個世界森羅萬象無法用一個標尺去衡量一樣,每個人的心理只能由每個人自己去衡量。

    13

    技術型研究總是可以細分為無數個領域,并且我們能夠共享每個領域所提供的成果。但共享成果不意味著我們必然失去思考力。心靈的變革并不要求這個世界改頭換面,它所產生的成果短期內肉眼不可見,因為那只是心靈的內化,是一項不同于技術研究的向內發展的領域。重要的是,這種體驗必須在日常中進行,在當下進行,沒有任何目標值可言。如果我們的狀態并沒有變化,仍然沒有學會用思維的全景圖的視角看待現象,這意味著我們的思考力還不夠成熟。希圖靠改變外界環境來改變自身的狀態,這是緣木求魚的做法。正如所有的心理治療(而非行為脫敏)不管出于何種癥狀,指向全都是“接受自我”一樣,我們致力于理解惡的運作機制,并非為了擺脫面對惡的恐懼感,而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心智。但這并不意味著恐懼和痛苦沒有價值,相反,它給我們的思考提供了動力,是我們培育新經驗的觸發點。痛苦是一種現象,是我們思考的因。從這個角度講,沒有一個思考者是不痛苦的,正如偉大的心理學家和哲學家最初的出發點是為了解決自身的問題。塑造一個不痛苦的境界那不是思考者的目標,但他必須理解痛苦,在痛苦中重生。那么痛苦的因又在哪兒?導致我們痛苦的正是我們稱之為惡的對象,不管這種對象是在外界還是在自己的內心,不管這種惡是集體所為還是個人行為。這世界沒有一項變革是在快樂的基礎上產生的,變革本就是痛苦的產物。雖然如此,惡本身不值得吹噓褒獎,它只是所有的因產生的現象。

    真正的挑戰并不是分析惡本身,而是當這種惡的現象和自身產生聯系時,尤其是嚴重觸及自身利益甚至安全時,我們還能否保持思考力。否則我們就有一種“站著說話不腰疼”之嫌。意識到惡是一種現象并非是忽視惡的破壞性,原諒惡人的行為。這正如我們知道“人終將一無所有”不意味著我就可以不工作成為一個廢人,或者墮落虛無頹廢的思想。這種虛無的思維本就是舊有經驗帶來的惡果。我們總是將“要不要原諒”“要不要退一步海闊天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等經驗當成處置惡的一種選項。事實上,我們所謂的“原諒”“寬容”或者“復仇”只是自身的一種態度,和惡本身并無關系。正如把一塊石頭丟進大海,只是掀起一小陣波浪,世界不會因此而改變。無數的事實證明,盡管惡人是無數舊有經驗影響的結果,尤其是原生家庭,但最終他們會成長到難以挽回的地步。這種難以挽回體現在他的思維上而非行動上(但其破壞性的結果體現在行為上,所以人們總是注重行為的道德性),人與人之間的思維差距會出現極其巨大的落差,導致他成為不可更改、逆轉和進化的毒瘤。為了錢干盡喪盡天良的事,虐待兒童和父母(正在筆者寫這篇文章時,正看到新聞說有人將自己失去行動能力的母親活埋),這并非是一種偶然的現象,也不是所謂的道德崩壞,否則只能證明人類的道德一直在崩壞。我們完全能夠發現,這個世界上有和自己思維完全相反的人在好端端地活著,我們口口聲聲所說的道德與良知于他們來說完全不在考慮范圍之內,即使是一個小小的行為,比如在公共場所大聲喧嘩,開著揚聲器看視頻,也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公共道德,而是因為他們根本意識不到這是不道德的行為,他的思維結構里頭兒沒有這項內容。正因如此,道德才是一個偽命題。當然,我們也可以通過強制性規范去束縛他們的行為,甚至有人覺得,只有束縛久了,人類的行為才會變得文明。比如亂扔垃圾,罰款的數額幾乎決定了這種行為的次數。但是別忘了,一旦形成規章制度,它本身就不能再用道德來定義。何況這只是權宜之計,否則我們又回到了“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的老路,這條老路的指向永遠會將群體分裂成特權群體和弱勢群體,因為個體能做到公正公平,最終指望的是自身的素質(順便提一句,剛剛被查出的在疫情期間打死老人的兇手被減刑了九次,原因竟然是執法者受賄瀆職?。?,而這恰恰是最不能指望的。從這個意義上說,任何機制因為有“人”這一不確定因素而不可能完美,“人”在機制中越關鍵,意味著機制本身越不完美。人的行為習慣只能影響思維,但不能決定思維。失去自主學習的能力后,決定思維的只能是外界經驗對自身的持續性影響。一旦規章制度的束縛有所松動(比如社會面臨動蕩局面,秩序就會崩壞),人的思維本能就會占據控制權,我們所得出的“人性本惡”就是在這個基礎上形成的。

    我所講的重點是,只有進行心靈變革,我們才能掐斷惡的萌芽,但這不意味著我們必須放棄自身基本的利益,我們不能奮起反抗。這兩者并不矛盾。相反,只有理解了惡的實質,我們才能在現實中真正面對惡?!懊鎸Α笔墙鉀Q一切問題的鑰匙?;貧w生命的主題,回歸心靈的主題,不是為了讓我們成為思想上的圣人,行動上的矮子,而是為“面對”惡提供堅實的思維基礎。當然,這里的所謂“惡”并非是一刀切的行為,并非是同一種性質。性情敏感者往往會糾結于“該不該阻止對方的行為”這樣的選項,最后得出“我是不是一個懦弱者”的判斷。事實上,你在公共場合遇見一些不文明的行為和有人惡意折磨你這是完全不同性質的惡。就前者來說,你阻止也罷不阻止也罷,根本沒有對錯之分。但若你想阻止又不敢阻止,就會產生心理沖突,這才是傷害自身的惡。就后者來說,其核心完全在于“你能否好好珍愛自己”。尤其是對女性來說,面對性騷擾甚至性侵害,你是否忍氣吞聲決定了你對自己生命的態度。為什么面對一些女性,威脅總是非常有用(比如幾張祼照)?就在于我們的舊有經驗總是讓我們以為,與其讓大部分人嘲笑我,不如讓個別人傷害我,這種權衡并非自主行為,而是舊有經驗通過當事人的恐懼在發揮作用。這種經驗的來源往往是,在一場關于男女的丑聞中,女性受傷害的持久度往往更大一些,哪怕她僅僅是個受害者。女人的名聲很重要,這句話實質上是對女性的最大侮辱,但許多女孩子就是這樣被教育大的,雖然本意是為了讓她們更珍愛自己,但名聲是什么,難道不是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嗎?那么,你對自己的評價又如何?這個答案才是你真正應該認真思考的。

    我們活在一個惡的世界當中,小至一個單位,大至一個國家,惡意從來就沒有被道德打敗過。奇怪的是,純粹惡人的占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大部分人抵觸惡向往善的本性并沒有變化,這和我們所見的現實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們對惡存在過度敏感,大部分人與其說是遭遇了真正的惡,不如說隨時在預防遭遇惡,并為此心力交瘁地做著準備,就像一個國家的國民不得不隨時為打仗作準備,但這場戰爭發生的機率只有千分之一。我們在準備過程中所發生的恐懼和焦慮以及付出的心血和精力其實比真正打仗所付出的代價還要嚴重。舉一個例子,比如眼前有一千張牌,其中只有一張是死牌,即抽中后你必死無疑,而其余的牌則是安全的,你在選擇這些牌的時候難道會因為千分之一的機率而感到輕松嗎?

    對惡的過度敏感必然導致對惡的過度解讀。當我們處在陌生的環境中時,這種警惕性和敏感性會顯得分外突出。所以我們關緊門戶,不相信陌生人,不和陌生人講話,在公共場合很少看到陌生人相聊甚歡,除非對方知道你的大致身份。我們也知道,比如人販子在正常人群中所占的比例極低,但如今大概不會有一個人教他的孩子要去幫助陌生人。這讓我想起童年時代在鄉下,任何一個外地人到村里都會受到歡迎,許多流浪漢也并不討錢,但能夠在村里安然地吃上一頓陌生人給的飯。如果現在有陌生人敲你家的房門,你會隨便讓他進來嗎?是道德發生了變化?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得冷漠了?不,是無數的資訊教會了我們足夠的經驗,我們面對一個陌生人時只能以懷疑論先入為主,才能確保自己和孩子的安全。而這些信息,當年在鄉下的農民是無法得知的。對于一個陌生人,我們得首先將其當成惡人(還得小心翼翼以免暴露自己的想法)再慢慢試探。

    一面是嚴苛的道德,任何一種越軌似乎都會受到這個社會無情的鞭笞,一面則是過度的欲望,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似乎成了理直氣壯的事。這種強烈的對比一直在證明,經濟和政治能夠做的事極其有限,我們必須回到人本身,而這種回歸是社會不能給予國家不能給予任何政黨都不能給予的,能夠承擔這份責任的只有思想的探索者而不是思想的追隨者附庸者和趨炎附勢者。但思想者本身不是職業不是標簽,他是一個弱小的人,他也是種種惡的承受者。只要稍稍打擊,用種種慣用的惡的手段,比如道德的檢驗去攻擊他,他就會立刻被毀滅。因為他不可能是一個完美的人,比如盧梭,到如今還有人指責他丟棄自己的孩子,比如魯迅,到如今還有人污名化他是個親日分子,或者指責他一面謾罵國民黨一面樂滋滋地領著國民政府發的大洋。一旦這種攻擊行為產生,任何邏輯和理性在群體面前就形同虛設,這成了操控者屢試不爽的招數。

    從行為上看,思考者無法超脫于社會,他必須是社會的一分子,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在尖銳的矛盾中他總是能感受到另一種不協調不對勁的因素,這種因素逼迫著他去思考去分析,與其說這是使命,不如說是宿命。在承接這種宿命時,他不再用“我”的角度去猜測自己的個人命運,而是不斷地挖掘和自剖,試圖弄明白“人”的議題。但最終他會明白,所有的挖掘和自剖需要一種表達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是最無力的。因為表達必須要有接收者,但這種接收過程會輕而易舉地受到干擾,他會看到人類終極的惡:雖然是人,但對人本身的存在并不感興趣。

    盡管如此,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表達。當我們為這種無效的行為感到悲哀時,卻忘了思考和表達恰恰是身而為人的最獨特的方式,他本身需要的并非是一種救世的療效,而是用思考和表達的方式體驗了一把自己的人生。這是獨一無二的人生,是對思考者付出所有痛苦后的褒獎,一個人再偉大,能過的終將是也只能是自己的人生,假設真的有造物主,也絕不會認為思想者就應該特殊對待。生命一旦隕滅,這世界所有的惡都將和他沒有半點關系。

    2020.5.10凌晨于云和

    此為這一系列的第三篇(完結篇)

    ?作者簡介:王建平,一個普通寫作者,著有《請珍愛這樣的自己》、《眾生之死》等作品,心理學隨筆《超限思維》已出版上市。個人微博:http://weibo.com/wasu/

    王建平文章專輯:

    1. 論 惡 (一):惡的現象
    2. 論 惡 (二):惡的機制
    3. 觀《82年生的金智英》或致女同胞
    4. 悉達多與肖申克——以及思想心理學的起源
    5. 我們該如何脫離苦海
    6. 孩子是神給我的
    7. 蠢貨是怎樣煉成的
    8. 假如注定苦難 我仍愿意幽你一默
    9. 想做一只快樂的井底之蛙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永嘉| 通州| 筠连| 治多| 玉屏| 陵水| 五道梁| 灵宝| 平阳| 政和| 衡东| 漳州| 马鬃山| 二连浩特| 阿鲁科尔沁旗| 中阳| 荣经| 曲阜| 普宁| 孝义| 栾川| 罗平| 定边| 江西沟| 宜阳| 信宜| 新丰| 都江堰| 永新| 郧县| 岢岚| 四子王旗| 乐陵| 田林| 石屏| 莱州| 宁都| 朝阳| 旌德| 开原| 那曲| 龙泉| 贡山| 兴安| 库伦旗| 察哈尔右翼中旗| 太原北郊| 尼木| 任县| 班戈| 洛浦| 凌源| 沅陵| 华山| 新津| 隆尧| 阳新| 云阳| 阿图什| 永登| 宜宾| 贵港| 陆川| 姚安| 怒江| 大姚| 巴雅尔吐胡硕| 夹江| 卢龙| 西乌珠穆沁旗| 阜南| 郑州| 定襄| 富锦| 威宁| 薛城| 甘南| 牟定| 茶卡| 宣威| 香河| 三门| 云县| 东港| 随州| 新干| 湘乡| 溧阳| 钟祥| 富阳| 嘉禾| 柯坪| 河南| 望谟| 邢台县浆水| 金堂| 宽城| 沈丘| 岳阳| 临高| 行唐| 太仆寺旗| 楚州| 枣阳| 太仓| 野牛沟| 阿拉善右旗| 元江| 嵊泗| 西峡| 绥棱| 德化| 海拉尔| 舟曲| 营山| 黄骅| 通渭| 大邑| 兰坪| 丰镇| 突泉| 孝义| 沂南| 南宫| 斋堂| 大新| 黄山站| 钦州| 荣县| 同德| 琼中| 崇阳| 蓟县| 囊谦| 吉水| 昆明| 新巴尔虎左旗| 文山| 鄂托克旗| 光泽| 海宁| 浪卡子| 浦东| 东岗| 番禺| 祥云| 怀远| 正兰旗| 伊宁县| 彭州| 长武| 铅山| 和林格尔| 广州| 四子王旗| 南召| 余干| 松溪| 福州| 绍兴| 昆山| 肃南| 邢台| 定安| 繁昌| 当阳| 西和| 和平| 胶南| 马公| 海伦| 张掖| 松桃| 桦南| 秦皇岛| 鹿寨| 胡尔勒| 德庆| 邛崃| 马坡岭| 兴平| 西乌珠穆沁旗| 郏县| 旬邑| 勐腊| 洪家| 孪井滩| 利津| 会泽| 拉萨| 蓝山| 徐家汇| 四会| 西乡| 拉孜| 嵩县| 三明| 乐清| 安庆| 宝应| 沙湾| 延长| 临江| 德保| 靖安| 邢台| 武定| 莱阳| 六枝| 阜康| 江安| 科尔沁左翼后旗| 江西沟| 乌拉特中旗| 土默特左旗| 黔江| 额济纳旗| 新安| 汤阴| 民权| 卓尼| 藁城| 象州| 武汉| 凉城| 泰和| 牟平| 平塘| 正兰旗| 高力板| 石棉| 定州| 班玛| 泰宁| 南江| 丹棱| 六库| 贵定| 武夷山| 铁力| 元江| 茶陵| 迭部| 科尔沁左翼后旗| 衡东| 长清| 番禺| 巩留| 天全| 偏关| 神农架| 广饶| 莲花| 喀喇沁旗| 黔阳| 旺苍| 四会| 顺义| 香格里拉| 宝过图| 类乌齐| 黄陂| 湟中| 海拉尔| 安多| 额尔古纳| 孙吴| 吕泗渔场| 石河子| 阿鲁科尔沁旗| 引水船| 三穗| 涠洲岛| 丽水| 晴隆| ??| 方正| 和龙| 武川| 青浦| 连平| 永丰| 句容| 阿拉善右旗| 永宁| 石拐| 石首| 建昌| 望江| 津南| 宁阳| 绍兴| 稻城| 富裕| 索伦| 东平| 当雄| 民权| 五河| 两当| 金昌| 胶南| 新绛| 昌图| 安县| 光山| 通化| 新昌| 青浦| 崆峒| 东兴| 永吉| 霍城| 罗源| 昆明| 西丰| 八里罕| 鸡公山| 汝城| 岱山| 当涂| 内黄| 临朐| 兴和| 云浮| 钟祥| 内邱| 道县| 太原北郊| 庆安| 岳西| 渝北| 青州| 南漳| 乌当| 崇州| 耿马| 蒙山| 会泽| 喜德| 东至| 当阳| 高青| 加格达奇| 巴雅尔吐胡硕| 滨州| 梁平| 普定| 邹城| 长顺| 阿巴嘎旗| 九寨沟| 柘城| 德保| 单县| 沭阳| 兴文| 峨边| 扶绥| 五华| 萍乡| 桂阳| 东阳| 永登| 八里罕| 隆尧| 四会| 高唐| 宾阳| 张家川| 锡林浩特| 布拖| 承德县| 松滋| 紫金| 建昌| 山阳| 陇西| 应城| 遂平| 鸡公山| 溧阳| 铁干里克| 邗江| 蔡家湖| 喀什| 朱日和| 乾安| 尤溪| 小二沟| 海口| 察布查尔| 克山| 宕昌| 衡阳县| 杭锦旗| 固原| 宁海| 徽县| 阿图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