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博娱乐

    <code id="alzys"></code>

  1. <code id="alzys"><ol id="alzys"></ol></code>

    <meter id="alzys"><ol id="alzys"></ol></meter>
    <label id="alzys"><legend id="alzys"></legend></label>
    <code id="alzys"><rt id="alzys"></rt></code>

    <code id="alzys"></code>
  2. →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生命的祭歌

    2020-04-04 . 閱讀: 349 views

    文/廖超國

    四月,是生命的祭歌季,因為清明在其中。在這個仲春與暮春之交的季節里,時而薄雨菲菲,浸透著人們淡淡的憂傷;時而陰風陣陣,包裹著人們綿綿的哀思;時而烏云密布,仿佛像壓在人們心頭的郁悶;時而濃霧繚繞,又如人們對亡靈的追憶。

    還是詩人杜牧了不起,他只用一句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這最精練的句子,就把自然的景色和人們的心情作了最準確的描述,好似一場獨幕劇,把劇情的時間、地點、環境、人物、事件全都作了細致的交待,更像一幅畫,讀著詩句,頭腦里就會浮現出來,以至后來的我們再也找不出比之更恰當的詩句而超過他們。

    我們不得不由衷佩服古人的智慧。在這樣一個萬物復蘇,自然界以自己的方式催生新的生命誕生的時候,清明節就來了。這個古老的節日,由來已久,是我國民間重要的八大傳統節日之一。那些重大的傳統節日名稱聽起來就很有自然和民族文化的意味,上元、清明、立夏、端午、中元、中秋、冬至和除夕。每一個節名都讓人賦予想象,韻味綿長。清明節比其他傳統節日相比還有特別之處,不像其他節日僅有一天,而是圍繞公歷四月五日前十日至后十日,近二十天的節期。

    清明節,據傳始于古代帝王將相“墓奠”之禮,后來民間相繼仿效,用于掃墓祭祀,緬懷祖先,歷代沿襲而成為中華民族固定的風俗,這一傳統上升到文化層面,便有了追宗祭祖,感恩生命,弘揚孝道,凝聚親情,親和家庭的意義。更顯智慧的是,其將國學文化“天、地、人”合一的目標追求融匯于自然節氣與人文風俗于一體,把應順天時、敬畏自然,慎終追遠、緬懷先輩的孝善理念,寄附于一個具體的時節上。讓大眾有了一種儀式,從中受到某種潤澤。長此以往,文化的滲透便沃育著一個民族的生命力源遠流長,生生不息。

    說得更遠一點,還與那個春秋時期的重耳和介子推這對君臣扯上了關系。臣子介子推鐵心追隨君主重耳流亡他國十九年,不離不棄,甚至“割股啖君”,輔佐重耳終成一代名君“晉文公”。但論功行賞時,晉文公卻將其疏忽,后經其他臣子提醒,欲提拔重賞,但介子推卻不慕功名,不求利祿,背著母親歸隱綿山。晉文公為了迫其相見,下令放火燒山,介子推堅決不出山,留下血詩,最終被火焚而死于山中。晉文公感念忠臣之志,愧疚無比,將其厚葬,修祠立廟,定介子推蒙難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便有了寒食節。寒食節原在清明節前一天,唐朝將兩節合二為一,便有了清明節,一直延續至今。

    知道清明節,可能只知道生,理解清明節,可能才知道死。只有懂得了清明節,才明白人的生死。少年不知生與死,已知生死不年少。確實,當你明白生死的時候,已經不再年輕了。

    清明節,其實,唱的是一首生命的祭歌。在斜雨細風或明媚晴好的日子,兄弟姊妹一道,有人拿著顏色鮮艷,隨風飄舞的吊子,據傳說那是陰間趕赴廟會的通行證,沒有通行證,就拿不到陽世親人燒去的紙錢。還有人拿著冥幣、紙錢、貢果、鮮花。趕時髦的人還會拿用紙扎的轎車、別墅。這都是祭祀用品。一起來到郊外的荒?;驅庫o的陵園,在自己親人的墓碑前,清掃墓地,擦試墓碑,然后將吊子插上或掛起,擺上鮮花,獻上貢果,燒紙,磕頭,作揖、叩拜。一番儀式,追思離去的親人,祈禱他們的保佑。將離世的人,再一次從心頭喚起。送去祭奠,裝進記憶,延綿思念,以至于不從心中淡去。

    在這里,我也要特別告慰在天之靈的父母,因為疫情被困在風暴的中心,不僅春節除夕沒有去上燈,今年的清明節也回不去祭奠了,請原涼兒子的不孝。乞求神明,護佑你們安樂靜息。想到這里,會勾起很多思緒,回想去年的今天,一些情景歷歷在目,當時行走在陵園的路上,就曾想過。以后的人們怕再難見到這樣的景象,獨生子女的這一代,特別是90后,他們去了城市,清明節只是一個假日而已,他們不可能回到家鄉做這種祭奠。沒想一念成讖,我雖不是年輕的一代人,今年不也沒回去祭奠嗎?人有很多時候真是由不得自己的。

    在這樣一個憂思的時節,適合思考一些生命或人生的困頓。我等凡夫,雖不具哲學家思辯,也不會動輒就跳入程式似的人生三大問,“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到哪里去?”這樣高大上的問題。但也會有一些尋思,諸如“人生究競是什么?活著到底為什么?生命的價值在哪里?“這樣一些淺陋的現實困惑。特別是今年,從春節到清明,幾乎長達兩個多月時間里,經歷一場疫情的風暴,宅家隔離,親歷死亡的恐懼,這些問題就會不時冒出腦海追問自己。

    生命始于一種偶然,這是毫無疑問的。你怎么成為當初的你,你是無法說清楚的,而且你成不成為你,你成為哪個家庭的一員,你生在城市還是鄉村,出生富貴還是貧窮,這一切都由不得你選擇。從降生來到這個世界,你便開始了你的人生,其實人生就如一趟旅程,生是開始,死是結束。從生到死,這段時光,便是人們所說的人生。

    人生就是一段時日,沒有想象的那么長,至多也只有三萬多天,而且還很脆弱。想想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死去的那些人,就明白了脆弱的含義。如果將人生比作一場日出日落,少年便是旭日初升之時,青年便是八九點鐘的太陽蓬勃向上,中年則是如日中天,老年則是夕陽西下。

    有一個段子把人的壽命說的詼諧有趣,也道出了人生的不易。大意是這樣的,上天安排?;?0年為人類干活,但牛覺得辛苦,只愿活30年。上天準許猴子活30年,但一生要被人類玩耍,猴子感到太殘酷,放棄了15年。上天讓狗活30年,但要它一直為人類看家,狗覺得那樣會很無聊,只愿活一半的時間。輪到人的時候,上天起先只安排了25年,讓人盡情享受生活,但人不知足,覺得太短,上天便把牛放棄的30年,猴和狗不要的各15年,全給了人。這樣人的壽命就由25年增加到85歲。所以,人在25歲前,活的是自己的壽命,無憂無慮,快樂開心。25到55歲,活的是牛的壽命,一味工作,辛勞無比,受盡人間的磨難,上有老下有小,為養家糊口,受苦受累,吃得少,干得多。56到70歲,活的是猴子的壽命,就要像猴子一樣,在家哄哄孫兒玩,逗他們開心取樂。71到85歲,活的是狗的壽命,啥也不用干,干也干不動,老實呆在家里,像狗一樣看守家門。其實人生的辛勞是自找的,通常討來的多余的東西往往會成為負擔和累贅。

    人生遠比段子復雜。短短的幾十年光陰,總是在迷茫與清醒、失去與得到、成功與失敗、榮耀與微卑、幸福與痛苦、快樂與憂傷等等矛盾的沖突中,與環境、與他人、與社會、與自己做出努力和爭抗。但最后收獲的僅僅是一世的經歷,一生的體驗。以為很有意義的人生,原來像魔術師精彩的表演,一旦穿幫看懂了便會不以為然。托爾斯泰曾說:“無論我們的智慧是怎樣的無懈可擊,都不能給予我們生命的意義?!比松鋵嵤菬o意義的,一個生命到這世上走一遭,走的過程就是最大的意義。非要給人生賦予意義,無非是人生的感受與體驗、生命的維持與繁衍,生活的快樂與開心,加上活得更久一些和在向社會索取時盡其所能回饋社會一些東西,最好是能做出一點小貢獻。普通的生命如路邊小草一樣平凡,人承認自己的普通,和自己講和,既是成熟的標志,也是幸福的源泉。

    如果說生是一種偶然,那么死則是一種必然。正像詩人雪萊說的那樣,“死亡是萬物的定數”。沒有人會不死,上至帝王權貴,下至凡夫走卒都一樣有結束生命的那一天。死亡是自然賦予生命的一種結果,也是生命的最大公平。人們對死的認識決定著他的活法。因為死能促進人認真思考生命的價值以及人作為人的本質規定,一個從不思考死的人,不可能真正理解人生。當然年輕的時候不會思考這個問題,但想要成熟人生應盡早思考。大多數人都期望長生不死,但這不可能。對死的態度,我比較贊同欣賞推崇王瑤先生的觀念,“不想死、不等死、不怕死”。這既含有深刻的哲理,又可以指導我們現實的生活?!安幌胨馈本褪恰叭松档?,活著的感覺真好”,這種樂生的態度要求我們珍惜生命,熱愛生活,活好每一天,活出自己的精彩?!薄安坏人馈本褪窃撟鍪裁?,該說什么,一切照樣,樹立積極的生活態度,讓每一天都活得不一樣,而不是重復無數個一樣的一天?!安慌滤馈本褪侨巳巳绱?,怕也沒用,順其自然,坦然面對,該怎么就怎么,生死相聯,死也許是另一種生的開始。手里拿著這三張牌,人生的游戲即使不贏,也不會輸到哪里去。

    清明的雨仍然下著,季節的流年,踩著自己的節奏從三月而來。自然界又開始了生命的更新。叢叢的新綠裝點著樹梢,那滿樹的花朵,在風雨中不舍的搖落,而后便歸于塵土。那些盛放的花朵,就那么短短的一瞬,完成了她的使命,重新開始了生命的另一次孕育。燕子回來了,穿棱于細雨中,尋找舊家。眼前暮春景色也變成了迷離的煙雨。不遠處,不知誰家的窗口,飄出巴烏低沉凄楚的曲調,想畢是懷念在前不久疫情中逝去的親人。

    四月,我們在心里唱著生命的祭歌。

    2020年4月4日清明節
    寫于武昌南湖之畔水域天際

    左岸記: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未知生,焉知死。所以,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生時坦坦蕩蕩,死后必無掛礙。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中泉子| 临湘| 麻栗坡| 北碚| 吉木萨尔| 察哈尔右翼后旗| 和布克赛尔| 镇江| 西华| 泸定| 开封| 福州郊区| 吴县| 锡林浩特| 洪江| 崂山| 温州| 冕宁| 北川| 界首| 慈利| 兴化| 新林| 上海| 通海| 沽源| 灵宝| 乌兰乌苏| 洞头| 南通| 二连浩特| 石渠| 略阳| 上虞| 祁门| 大武口| 科尔沁左翼后旗| 桃园| 合阳| 紫阳| 晋洲| 邹平| 阜阳| 忠县| 吐尔尕特| 奉节| 邵东| 白杨沟| 兴山| 永新| 乌审旗| 龙游| 岚皋| 岑溪| 南乐| 崇义| 平谷| 郑州农试站| 平陆| 郁南| 安德河| 礼县| 城口| 沅陵| 漯河| 岗子| 大通| 中环| 太湖| 黑山头| 岳普湖| 都昌| 来安| 建平县| 光山| 畹町镇| 盐边| 钦州| 南漳| 吉水| 兴义| 南宁| 汝阳| 井研| 米林| 台江| 珠海| 连江| 曹妃甸| 新平| 邳州| 果洛| 隆尧| 广南| 鹤城区| 德兴| 杭锦后旗| 集安| 海兴| 正阳| 杭州| 修文| 固始| 鄂尔多斯| 单县| 吴县东山| 公馆| 长沙| 斋堂| 镇沅| 一八五团| 明水| 通许| 大同| 邻水| 沂水| 荔波| 太原| 阿克陶| 巴林右旗| 横县| 淄博| 睢宁| 衢州| 费县| 厦门| 乌当| 板栏| 德惠| 淮滨| 崇义| 巴雅尔吐胡硕| 富县| 黎川| 炎陵| 防城| 盘锦| 怀集| 麦积| 昌黎| 惠来| 新宁| 昌图| 青龙| 尚志| 玉山| 开化| 长乐| 汉阴| 安德河| 公主岭| 海晏| 简阳| 溧水| 桓台| 北仑| 高密| 金塔| 始兴| 兖州| 原阳| 保山| 北宁| 木垒| 太原南郊| 金坛| 什邡| 柳州| 睢宁| 萝北| 舞阳| 索伦| 华容| 巴仑台| 蒙阴| 叙永| 眉县| 滑县| 沙河| 江宁| 电白| 嘉义| 皋兰| 西峡| 丹巴| 吴县东山| 永靖| 新绛| 双流| 拉孜| 梁山| 凤冈| 普兰店| 酉阳| 云浮| 吴县| 玉溪| 德惠| 北川| 宝坻| 德州| 合浦| 巴音布鲁克| 商南| 阿鲁科尔沁旗| 千阳| 江城| 莫索湾| 马鬃山| 江浦| 宜昌| 吴县| 索伦| 遂溪| 曲阳| 新县| 绥芬河| 柳州| 福清| 济宁| 西宁| 朝克乌拉| 金秀| 密云| 满洲里| 大石桥| 阳谷| 黎平| 龙游| 五华| 雷山| 阳江| 鹿寨| 荥阳| 宁陵| 常熟| 景东| 营山| 肥东| 宁明| 沁城| 延津| 重庆| 石台| 伊和郭勒| 新兴| 兴海| 天山大西沟| 龙胜| 修文| 环县| 杨凌| 灵璧| 双鸭山| 松江| 卢氏| 赤峰| 满都拉| 五华| 汉阴| 屏南| 新宁| 太平| 钟山| 科尔沁左翼后旗| 滑县| 湟源| 漳平| 寿阳| 灌南| 塔中| 嵊泗| 乌拉特后旗| 吉木乃| 内邱| 常州| 韶关| 公馆| 邵武| 黎川| 怀安| 八达岭| 兴义| 韶关| 福州郊区| 台北市| 隆回| 石柱| 涉县| 新平| 酒泉| 黔江| 通州| 托勒| 桥口| 乐安| 通河| 礼泉| 宁远| 龙门| 乌恰| 大石桥| 托托河| 城步| 应县| 固安| 商河| 营口| 龙里| 湟中| 金山| 萧山| 安远| 隰县| 乐至| 定襄| 盐都| 大名| 汝州| 水城| 白杨沟| 利川| 新干| 白玉| 丹东| 孤家子| 灵邱| 彬县| 丰宁| 灵台| 伊金霍洛旗| 义县| 武川| 青浦| 吴县东山| 开鲁| 平远| 五台山| 砚山| 勐海| 丰宁| 邛崃| 肇源| 巴彦诺尔贡| 柳河| 焉耆| 金寨| 全椒| 阳朔| 即墨| 松原| 阿拉山口| 新乡| 安宁| 乐清| 平乐| 舞阳| 玛纳斯| 阳朔| 拜城| 章党| 天山大西沟| 米林| 冷水江| 石拐| 耒阳| 盐边| 方正| 江夏| 汤河口| 岚县| 万安| 池州| 理塘| 平罗| 嘉黎| 巴盟农试站| 化隆| 黄茅洲| 中环| 姚安| 炮台| 鄯善| 六安| 荆门| 黔阳| 大连| 张家港| 安国| 定远| 江陵| 墨玉| 特克斯| 府谷| 海阳| 天门| 北塔山| 北安| 恭城| 于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