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博娱乐

    <code id="alzys"></code>

  1. <code id="alzys"><ol id="alzys"></ol></code>

    <meter id="alzys"><ol id="alzys"></ol></meter>
    <label id="alzys"><legend id="alzys"></legend></label>
    <code id="alzys"><rt id="alzys"></rt></code>

    <code id="alzys"></code>
  2. →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生命中的五百五十八天——寫給曾經的戀人

    2020-02-04 . 閱讀: 476 views

    文/zsd

    相遇

    “你好呀,每一個可能遇見的你~,本人97年的騷年,目前在上海郊區深處的學校讀大三,是一個自以為假理工生的藍同鞋

    最愛拿一只最普通的的手機追尋日光,留住每一幕最美的日出和日落,因此可以稱我‘向陽同學’

    喜歡靜,寧靜方可致遠;喜歡在自然和在音樂中追尋自我;喜歡以分享記錄世界,一心想做一個靈魂比軀體強大的人

    期待可以遇見有趣的你呢
    期待能傾聽你的世界呢
    期待可以給你分享我的心靈點滴呢
    期待我們可以互相溫暖,共同完善自身,一起進步呢

    或許就會有那樣一個你,能突破我慢熱的外殼,瞧見我的靈魂之有趣的深處,也許就能有這樣一個我,會走出這內心的屏障,擁抱來自遠方想象不出的你

    或許在浩渺時空的某一刻,我們的軌跡就將產生交點;或許你在我按下鍵盤的這一刻,我們的共振就已經埋下伏筆

    即使不能如此,可以多認識幾位有趣的盆友也非常好”

    這是刺猬體驗微信公眾平臺上的一次欄目,笳陽的留言。

    我想認識你#這個欄目印象中18年出現的比較多,后來似乎沒見過了。從留言墻上也能看到一些人分享自己和另一半因刺猬而結緣的幸福。

    我也留了一次言,寫的很直白,第一句是“嘿!你的女朋友在這呢,讓你久等啦”最后一句是“快把她帶走吧”,果然我的入選了,他的沒選進去。所以是他加的我微信,那天是2018年7月15日。

    相識

    同時加我微信的還有另外七位男士,有一個著急結婚的,已經30歲了,有一個愛好騎行,穿越了中國的,還有一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一來就要照片的,其余的記不清楚了,最后都刪掉了,只留下“反毒先鋒”的微信,他就是向陽同學。

    他那段時間在藥明康德公司的實驗室實習,住在學校,他的學校在上海最南邊,公司在上海最東邊,所以他每天早上要起很早坐公交去上班,每天早上都能看見日出,他會把拍到的精彩瞬間分享給我,然后加上問候,在此之前沒有人會這樣做,我開始感覺到他的與眾不同。

    我那段時間是在市民服務中心實習,我只工作了一個月。因為是學生生涯最后一個暑假了,也想留給自己一些時間做喜歡的事。所以八月份我要去看五月天演唱會,我從初中開始一直喜歡他們的歌,我曾經說:五月天是我的信仰。整個青春期一直陪伴我的也只有五月天。

    有天早上他發來一句英文:“Look at the clouds,look how the shelter from the sun for you(看那云,看它們為你遮住了太陽)”,配上一幅新鮮出爐的校園日出圖,我就回了一句:“Clouds can not cover the sun,if you are the sun,destined to dazzling(云遮不住太陽,如果你是太陽,注定會閃耀)?!?/p>

    后來我才知道,這句英文是他改編的歌詞,這首歌是《Yellow》,原句是:“Look at stars,look how the shine for you(你看那群星為你而閃耀)”。這首歌表達了羞怯的愛,歌詞很妙,對喜歡的人想觸碰卻不敢伸出手,在心里想象她美好的樣子。很像那個時候的我們,于是我就在家無限循環聽。

    相戀

    剛認識的那段時間我們聊了很多,他說他從我的聊天中發現我安靜的氣質,我也愈發感覺他的特別,比如他喜歡聽廣播,從高中開始聽起,最早聽中央廣播的《成長沒煩惱》,沿著自己的成長足跡為自己尋找出路,停播了之后聽吉林交通廣播《城市的聲音》,主播是佳嫻,聽廣播的時候他喜歡把有意思的句子記下來,這個節目最后也停播了,代替它的是《兄弟連》,主播換了幾個,現在是文叔一個人每天按時上節目。他說,等文叔也退休了,可能他聽廣播的時代也就結束了。我們經常約好一起聽廣播,我說這叫“異地同時”。

    2018年7月28日20:57分,應該是節目聽完了,我走到陽臺,抬頭看見一輪皎潔的圓月掛在天上,腦海里想到“千里共嬋娟”這句詞,很是應景了。我在手機備忘錄打了一行字:共同經歷的第一個月圓到月缺。

    怎么讓他感受到我的存在呢,那就寫信吧。很久以后我問他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他說從寫信開始的吧。寫信的內容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只記得當時總是寫錯字,要么就是覺得某個字不好看就翻頁重新寫,浪費了好多張信紙。這一年多里我又寄了幾封,都沒有寫第一封信時的小心翼翼了,都是信手拈來,寫錯字也不在乎,洋洋灑灑兩頁紙,不一會兒就寫完了,如果還在郵政上班時間,那我肯定毫不猶豫出門寄信去。他可倒好,我連著給他寄了兩封,第一封回信過了兩個月才發給我。好在他比較有心,給我寫了一封聲音信,信封里裝著一張二維碼,他存在百度網盤里,是為我錄制的一段16分鐘多的音頻,有對我的確認,有對未來的憧憬,有我喜歡的歌做背景音樂,有他為我唱的唯一一首歌,往后余生,唉,下次再也不要這么傻了,才了解多少就想一輩子?哪有那么容易。他說之所以制作這樣一封信,是因為我說過他的嗓音好聽,也花了很多功夫去琢磨技術問題,這樣的信我隨時隨地都可以打開回聽,真是有心了。

    再然后我就要去看演唱會了,他也不能和我一起,我就說,那我們全程打視頻吧,我給你看現場,你就能感受我的激動心情了,于是他就提前去了一棟人少的教學樓天臺,在手機屏幕里陪我等著演唱會開始,天慢慢黑了,他突然說,我九月份去武漢找你吧,我還沒想到我們會怎樣見面,我就很吃驚,就問:“???真的嗎?”他說是,我還是感覺沒準備好要見面,反正不急,就等著吧。

    見面那天他特別緊張,我還好,比較正常。我們穿著情侶裝,一起去了黃陂,本來是要去木蘭古門景區,我們走了很長一段鄉村路才到。夏天快結束的時候,太陽溫和了些,一路上有溪流,綠蔭,山腳下溪水邊的野花開的正好。到那之后發現景區早就被封鎖了,我們只好去了比較近的木蘭花鄉,只剩下最后一個小時游玩時間,那些項目雖在票價之內都玩不了了,我們就沿著一段鐵軌拉著手一步一步挪到了盡頭,意猶未盡地離開了。

    他走之后就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么時候了,我就總是冒出一些“他和他的女性朋友曖昧不清”的想法,就在他的QQ空間,朋友圈找“證據”,各種質疑,逼問,一不回我消息我就慌了,想象著他在做什么對不起我的事,但其實都是我在自己嚇自己。

    冬天的時候,我們暫停了電子通訊,我要他每天寫信給我,記錄內心的真實想法,為的是看見他的真心。我等到第五天就堅持不了了,我的感受就是,他一定不愛我了,我們斷的這么干凈,這根本就是分手了。我實在忍不住給他發了消息,問他是不是沒有給我寫信?得來的自然是他對我的感情一如既往的信號,當天中午我就收到了一封信——“冬雨蒙蒙。自從我們暫停電子通訊,海灣的天氣就日漸不如一日了。陰云和細雨總是妄圖隔住我在上海角落里對七百多公里的想念,唯有堅強的郵政能保護這滿載思念的信箋抵達你的掌心。有人說魔都的秋天特別長,都已這個時節還在飄雨。那一定是他們不了解,魔都沒有了你的訊息,它的冬天就成了這里最長的季節?!?/p>

    我一直想記錄下他的好,有一次在火車上為了打發時間拿出紙筆開始回憶,先起了一個頭,然后到家就一發不可收拾,寫了密密麻麻兩面紙。

    “他會在被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追究責任,而實際上全是我在推卸責任,全是自己嚇自己的時候,抱抱我就好了;

    他會在說出‘我感到無力,我救不了你,我真的累的太久,可能只是我善于用一點美好去麻痹自己’這樣的話之后,從我不太明顯的改變中活了過來;

    他會在我沖動險些惹事的情況下默默陪在身邊,他會在幾乎要走不下去的時候依然愛我;

    他會在我做了不可描述的食物的時候做我的小白鼠,幫我清盤;

    他會耐心陪我買菜,逛超市,買衣服,滿足我許多個小心愿;

    他會在我連夜坐車只為延續幾小時相聚的時候帶我看他的生活足跡,去柘林坐金山鐵路市內線路;

    他會把我喜歡吃的粽子裝進衣兜為我保溫;

    他會在去海邊之前執意回宿舍給我拿一件衣服套在我身上,因為怕我凍著;

    他會在寒冷的冬夜在樓道給我打1個多小時電話還忘穿外套,一邊挨凍一邊忍受我的質疑和猜忌,一次又一次解釋他的行為模式,是有多么人畜無害,竟被我冤枉到懷疑人生;

    他會在我們分別的時候一把鼻涕一把淚,情真意切;

    他會為我在兄弟連點歌;

    他會在我們一起坐公交車我我靠著他倒頭就睡的時候,用手輕輕拖著我的下巴;

    他會為我選擇最佳方案去往某地;

    他會在機場等一夜,只為第一時間接到我;

    他會把刺猬的禮物,代表了他的努力,他的閃閃發光,他的全身心付出的‘軍功章’送到我手上;

    他會花很長時間去打磨一封最獨特的信,去為我學一首歌,去為我讀一首詩;

    他會千里迢迢寄給我一張存儲卡,里面下載好我需要的學習資料……”

    相離

    分手的時候我們最后一次通話超過一小時,他說:“今后怎么相處或者直接不相處都由你……忘記我就不會有痛苦了,你要找到快樂,不再因為我而失落和難過……你那么招人喜歡,我孤獨的時間肯定比你長……”

    我們在一起一年零5個月,真正在一起的時間應該兩個半月吧,那該發生的就都發生了。再堅持一下一切都會過去的,不遺憾。我始終相信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幸福。

    左岸記:文章沒有交待他們為什么沒能在一起,大家能覺得是為什么呢?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2 Comments On 我生命中的五百五十八天——寫給曾經的戀人

    1. 對愛情沒有太大的感覺

    2. 是不是男方受不了了

    發表評論



    大兴安岭| 泰来| 万全| 昆明| 吉安| 讷河| 醴陵| 宁城| 漳县| 汇川| 五华| 万州龙宝| 东山| 岳阳| 丰顺| 麻江| 平凉| 紫阳| 红河| 河曲| 西充| 壶关| 海宁| 马山| 托勒| 宜宾| 巴南| 梨树| 田阳| 焦作| 龙里| 新蔡| 于田| 涿鹿| 德钦| 纳溪| 铜川| 乾安| 始兴| 莘县| 彰武| 子长| 长兴| 嫩江| 开鲁| 陇西| 大武口| 溧水| 宁国| 慈溪| 肇庆| 通渭| 磐石| 莲塘| 嘉黎| 科尔沁左翼后旗| 都江堰| 栾城| 邵阳| 东兰| 常州| 象州| 昌黎| 章丘| 峰峰| 郸城| 甘洛| 泰宁| 银川| 兖州| 清河| 惠州| 西峡| 平遥| 枝江| 陈巴尔虎旗| 南京| 三江| 苏尼特左旗| 怀来| 石岛| 澄城| 阿巴嘎旗| 刚察| 巩义| 阳原| 昌平| 蓬溪| 庆阳| 畹町镇| 桐乡| 临河| 小灶火| 拜泉| 怀宁| 清水河| 八里罕| 彝良| 诺木洪| 泾川| 泽当| 安阳| 浦口| 普兰| 铁岭| 金山| 井冈山| 盐山| 重庆| 毕节| 壶关| 德清| 南雄| 彰武| 潮连岛| 托克托| 盘县| 揭西| 鄂温克旗| 洋县| 平陆| 章党| 通江| 石台| 乌鞘岭| 巴塘| 和县| 巴盟农试站| 哈巴河| 虞城| 孙吴| 鄯善| 吉水| 涟源| 合川| 乌海| 绥滨| 乌审旗| 莆田| 昭通| 天柱| 西吉| 赤城| 吉水| 东光| 余杭| 庆云| 万载| 阳原| 和田| 乐业| 峰峰| 玛曲| 桃江| 罗源| 合肥| 汉源| 大陈| 东莞| 宿迁| 浑源| 象州| 南县| 沅江| 定陶| 武鸣| 武威| 广丰| 三水| 孟村| 海阳| 滕州| 睢阳区| 东丰| 南皮| 科尔沁左翼后旗| 库伦旗| 郑州农试站| 崆峒| 满洲里| 获嘉| 大名| 肇庆| 石河子| 道县| 冠县| 博白| 鼎新| 浦江| 平果| 莎车| 昭觉| 卢龙| 延安| 互助| 桑植| 石城| 蚌埠| 兰坪| 陇川| 天台| 环县| 方正| 安乡| 高密| 新干| 新河| 巴东| 塔河| 炮台| 开封| 梅州| 五指山| 汕头| 昭平| 昭通| 榆树| 耿马| 仙游| 全南| 胶州| 马关| 安龙| 南阳| 邕宁| 巴楚| 昌宁| 绍兴| 郁南| 张家口| 罗城| 扎兰屯| 贞丰| 资阳| 六盘水| 滦县| 天池| 侯马| 鄂托克旗| 和布克赛尔| 瑞丽| 太仓| 阿克陶| 五莲| 辽源| 温州| 准格尔旗| 昌平| 江孜| 万安| 万宁| 辽阳县| 信宜| 长白| 朱日和| 南溪| 洪家| 十堰| 古浪| 宣化| 武鸣| 仙桃| 石嘴山| 南康| 鄯善| 红原| 涿鹿| 漳浦| 四子王旗| 凉山| 枣强| 沂水| 合肥| 南溪| 新昌| 惠水| 漳平| 高台| 皋兰| 白日乌拉| 乌恰| 东港| 台山| 安德河| 宜川| 屯昌| 汉川| 易县| 贵南| 旌德| 嘉荫| 四子王旗| 桑植| 筠连| 昆明| 姚安| 泸定| 永春| 海原| 尚义| 松江| 广州| 无锡| 根河| 建宁| 旅顺| 江山| 田东| 大陈| 东沙岛| 新安| 佛山| 金山| 东兴| 延庆| 嘉义| 武平| 临澧| 容县| 公馆| 剑河| 惠农| 博爱| 娄烦| 安丘| 福贡| 广河| 兴城| 新蔡| 安泽| 万全| 江浦| 巴中| 北镇| 淳化| 荣成| 招远| 德令哈| 雅安| 安义| 大武口| 错那| 大石桥| 霸州| 铁力| 剑阁| 伊宁| 始兴| 叶城| 资中| 昌黎| 昆山| 安县| 新港| 新泰| 和田| 灵宝| 长沙| 楚雄| 宜宾| 遂川| 广水| 南阳| 献县| 三江| 灵璧| 盱眙| 新密| 建昌| 泾源| 怀柔| 禹城| 常德| 大厂| 肃北| 邳州| 定南| 泸州| 新界| 吴川| 南丰| 安陆| 丹凤| 伊和郭勒| 临汾| 八达岭| 鸡东| 阜阳| 阳城| 锦屏| 廊坊| 玛曲| 华蓥山| 周至| 晋江| 从化| 普格| 绵竹| 常德| 赤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