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博娱乐

    <code id="alzys"></code>

  1. <code id="alzys"><ol id="alzys"></ol></code>

    <meter id="alzys"><ol id="alzys"></ol></meter>
    <label id="alzys"><legend id="alzys"></legend></label>
    <code id="alzys"><rt id="alzys"></rt></code>

    <code id="alzys"></code>
  2. →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讀《蘇格拉底的申辯》

    2017-10-18 . 閱讀: 4,843 views

    你可能聽說過很多關于蘇格拉底的故事,不過,你知道嗎?你到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圖書館,都找不到蘇格拉底自己寫的一本書,蘇格拉底自己寫的一篇文章,甚至蘇格拉底自己寫的一片紙。蘇格拉底自己連一個字也沒有寫下來。我們聽到的蘇格拉底的故事,主要來自他的兩個學生的記錄,一個就是柏拉圖,另一個是古希臘的歷史作家色諾芬。(這是不是很像中國的孔子形象,但你往下讀會發現他們之間的最大區別是什么。)柏拉圖在很多篇文章記錄過蘇格拉底的言行,但要是從那么多篇里面選最精華的一篇,那就非此篇莫屬了。

    1. 故事:德爾斐神諭

    蘇格拉底有一句名言,很多人都會掛在嘴上。蘇格拉底說: “ 未經省察的人生沒有價值。 ” ?但很多能背誦蘇格拉底金句的人,恰恰是要被蘇格拉底狠狠地批評的。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們先來看個故事。你看這個故事的時候,不妨想象自己就是蘇格拉底,看看你要是他,會作什么選擇。

    蘇格拉底有個學生,叫海勒豐,此人是蘇格拉底的死忠粉。在古代雅典城外的一座山上,有個德爾斐神廟,神廟里供奉著太陽神阿波羅,相傳那里的神諭最靈驗。海勒豐有一次跑到神廟里求讖,他問:“世上有沒有比蘇格拉底更聰明的人?”神諭說:“沒有?!?/p>

    海勒豐回來,就把這話告訴了蘇格拉底。如果你是蘇格拉底,當你聽到神諭說你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你會如何反應?很多人會欣喜若狂吧,趕緊發個朋友圈,好讓大家點贊。那么,蘇格拉底是怎么反應的呢?

    蘇格拉底的第一反應是:“不會吧,我自己覺得毫無智慧,但神不會說謊啊,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會不會是神搞錯了?他想了個辦法,要去親身印證一下,看神諭到底對不對。

    你看,這就是蘇格拉底的過人之處。他連神諭都敢不相信。他這么做是對的。德爾斐神諭確實很靈驗,但是,神廟的祭司們每次都會叮囑,每一個祈求者都必須對神諭作出自己的判斷。你發現沒有,算命的都是這么說的。他們從來都沒說錯過,錯的是你的理解。當年,呂底亞國王克婁蘇也去求神,問他能不能去打波斯人。神諭說:“如果你跟波斯人開戰的話,你會毀掉一個強大的帝國?!笨藠涮K大喜過望,馬上去打波斯人,結果慘敗。他毀掉的是自己的帝國!

    教完你怎么算命,我們再回頭說蘇格拉底。蘇格拉底想知道神諭到底是不是對的。他先去找了一位以智慧著稱的政治家,跟他交談之后,發現此人其實一肚皮草包。他又去找了最優秀的詩人、手工藝人,發現他們都一個德性,都是自己覺得出類拔萃,因為有一技之長而沾沾自喜,個個以為一切全通。最終,蘇格拉底想明白了,神諭講的是對的。他說,跟別人相比,我一樣一無所知,但我和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是,別人不知道自己的無知,而我知道自己無知。知道自己無知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

    2.感悟:陷我們于無知的是我們的已知

    這段故事聽完,你就有所感悟了。只會背誦蘇格拉底金句的人,蘇老師是不喜歡的。你不能因為自己知道蘇格拉底,就覺得比別人更有智慧。蘇格拉底老師告訴我們的是,最大的智慧在于承認自己的無知。

    我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對于我們確信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我們會更加謙虛,但對于我們覺得自己知道的事情,我們很可能會陷于剛愎自用。陷我們于無知的恰恰是我們的已知。

    只有承認自己無知,把自己放空,不斷去省察自己的生活,我們才能成為一個高效、開放的終身學習者,一位更靈活自如的跨界高手,也才能更好地領悟人生幸福的真諦。

    3.奇案:對蘇格拉底的審判?

    雅典是最早的民主國家,蘇格拉底是雅典最偉大的哲學家,結果這個民主國家還把自己最值得自豪的哲學家給判了死刑。這是為什么呢?

    大約在公元前400年的時候,有一個叫邁雷托士的年輕人起訴蘇格拉底。他對蘇格拉底的指控是:第一,蘇格拉底不敬神;第二,蘇格拉底教唆年輕人,把年輕人都帶壞了。

    這些指控成立不成立呢?柏拉圖在《蘇格拉底的申辯》中,詳細地記錄了蘇格拉底在審判過程中的辯護詞。

    蘇格拉底說,我沒有不敬神啊,我一直在聽從神的旨意,神說我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其實是要告訴世人,只有知道自己無知,才能得到智慧,所以我天天找人辯論,就是為了讓大家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啊。這是神給我的差事啊。我做這些事情都是為了雅典好。蘇格拉底說,我就像是一只牛虻,去叮馬的屁股,因為馬已經變得太懶太肥了。

    蘇格拉底說,我也沒有帶壞年輕人啊。我怎么可能有意地帶壞年輕人呢?誰愿意跟一幫壞人在一起呢?要是我把年輕人帶壞,又天天跟年輕人混在一起,那我不是有毛病嗎?

    蘇格拉底不僅不承認自己有任何罪過,相反,他說自己是個有功之臣,雅典人民應該把他供養起來,跟打了勝仗的將軍或是奧運會冠軍一樣,享受到公共食堂免費吃飯的特權。從打官司的角度來看,不得不說,蘇格拉底的辯護詞是史上最爛的。他成功地激怒了更多的陪審團成員,最后,陪審團判處蘇格拉底死刑。

    4. 分析:蘇格拉底審判案中的疑團

    這個案件的疑團在于,起訴蘇格拉底的那個年輕人跟蘇格拉底并不認識,無冤無仇,他干嗎要起訴蘇格拉底呢?即使雅典人民覺得蘇格拉底是個危險人物,把他流放了不就行了,為什么非要判一個70歲的老人死刑呢?就是不判他死刑,他又能再活幾年呢?

    這個案件的背后有更復雜的政治背景。當時,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雅典輸給了斯巴達。雅典公民心情郁悶,總覺得之所以吃了敗仗,一定是因為有階級敵人在搗亂。有一位雅典老人憤憤不平地說,都是像蘇格拉底這樣的知識分子把人心搞亂了,這樣的人要是去了斯巴達,早就被驅逐出境了。還有一個更微妙的政治背景。在斯巴達的操縱下,雅典出現了一場政變。一幫對民主政治不滿的貴族成功奪權,歷史上把這伙人叫做“三十僭主”。據說蘇格拉底和這些人關系很好,因此受到了政治牽連。

    聽到這里,你可能會說,哦,原來如此啊。這是一場政治審判。先別著急下結論。這一解釋也未必合理。雅典很快就恢復了民主政治,但上臺的民主黨人相當克制,對“三十僭主”的成員實行了大赦。要是對奪權的貴族都能赦免,干嗎要迫害在政治上毫無威脅的蘇格拉底呢?再說了,蘇格拉底自己是支持民主政治的,因為民主政治允許言論自由,他就能到處跟人辯論了。

    你覺得真相是什么呢?我個人的猜測是,雅典人自己也沒有想到事情的結局會是這樣。這場審判的真正主使人是安匿托士,他是一個平民政治家。不過,安匿托士在政治上是溫和派,他也不是宗教狂熱分子。貴族政府垮臺之后,安匿托士一直主張各個政治派別之間和解。他要求判蘇格拉底死刑,不是為了讓蘇格拉底真的去死,只是為了讓蘇格拉底知難而退,同意被流放。哪里想到蘇格拉底這么倔強。這事兒最后鬧大了,誰也沒有好下場。蘇格拉底在獄中服毒自盡。雅典人民又意識到自己犯了個大錯,于是,他們為蘇格拉底舉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動,那個起訴蘇格拉底的青年邁雷托士被判處死刑,而安匿托士自己也遭到流放。

    5.感悟:越是經典著作,越要注意其歷史背景和細節

    從這個案例,能悟出一個讀書的竅門。在讀書的時候,不要只顧看情節,還要注意看細節。能夠透露出真相的,往往在細節里面。那么,我們去哪里找細節呢?要到背景里找細節。經典著作大多是偉大的思想家為了回答那個時代的重大問題而寫的,了解當時的歷史背景,才能更好地理解經典著作里的微言大義。

    6.案例:蘇格拉底和游敘弗倫談虔誠

    有一天,在王宮的前廊,蘇格拉底遇見了一位熟人,叫游敘弗倫。游敘弗倫說:“咦,這不是蘇格拉底嗎?你怎么也在這里呀。不會是跟我一樣來打官司的吧?”蘇格拉底說:“對啊,我就是來打官司的。有人告我不敬神,引誘青年學壞。不用管這事兒了,他們愛告就告吧。那么,你是來干啥的?”

    你看吧,蘇格拉底已經知道有人起訴他了,但他對此毫不在意,更關心的反而是找個話題跟人辯論。他心寬得真讓人佩服。游敘弗倫告訴蘇格拉底:“我來這兒是要告我的父親?!碧K格拉底說:“哦,發生什么事情了?”

    游敘弗倫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下:“我要控告他謀殺。我家有個仆人,這個仆人喝醉酒之后把家里的另一個家奴殺死了。我父親當時很生氣,就把這個殺人的仆人手腳捆起來扔到了溝里。然后,我父親派人去請教神巫該如何處置這個殺人兇手,回來之后卻發現這個人已經在溝里凍死了。在我看來,我父親就是殺人兇手。你知道嗎?竟然還有人認為我控告自己的父親是褻瀆神靈,真是愚昧地不可理喻!”

    蘇格拉底趁機問游敘弗倫:“那我跟你請教一下,什么是虔誠?什么是褻瀆神靈?”

    游敘弗倫想了想,說:“做神喜歡的事情就是虔誠,做神不喜歡的事情就是不虔誠?!?/p>

    蘇格拉底又問:“那要是這樣的話,如果不同的神有觀點的分歧該怎么辦?就說你的事情,你要起訴父親殺人,可能有的神會支持你,有的神不喜歡你這樣去做。按照你的標準,這件事情到底是虔誠,還是褻瀆神靈呢?”

    游敘弗倫皺起了眉頭,說:“那我再修改一下吧。褻瀆神靈就是做所有的神一致不喜歡的事,虔誠就是做所有的神一致贊成的事?!?/p>

    蘇格拉底說:“那我再問你,那是因為虔誠所以神喜歡,還是因為神喜歡所以是虔誠?”

    游敘弗倫辯不過蘇格拉底,就找了個借口走掉了。到最后,他們也沒有找到一個明確的答案,即到底什么是虔誠。但這不重要,我們關心的不是找到標準答案,而是怎樣提出正確的問題。

    7.要點:蘇格拉底的“反問法”

    怎么來用“反問法”呢?這里有三個步驟:

    (1)找出一個看似不證自明、天經地義的觀念;(2)假設這一觀念是不對的,試著找到一個例子,證明這一觀念存在邏輯上的破綻;(3)修改原有的觀念,使之能夠包含我們剛剛找到的例外,接著,我們再反復使用這三個步驟,步步緊逼,把原本似是而非的觀念逐步澄清。蘇格拉底的“反問法”看似招數簡單,其實威力強大。

    舉個例子:

    拉凱斯是當時深受雅典人民尊敬的一位軍事將領。蘇格拉底和拉凱斯討論的問題是,什么是勇敢。

    拉凱斯先說,勇敢就是在戰場上往前沖。蘇格拉底說,那如果為了消滅敵人,先撤退,再包抄,算不算勇敢?拉凱斯說,當然算了,騎兵經常采取這樣的戰術。蘇格拉底說,那既然勇敢不是在戰場上往前沖,我們是不是應該重新定義什么是勇敢呢?拉凱斯說,勇敢就是堅韌不拔。蘇格拉底說,這個定義很好啊,不過,如果堅韌就是勇敢,那做一千個俯臥撐,也很堅韌,這是不是勇敢呢?拉凱斯說,這不算勇敢。我說的是明智的堅韌。蘇格拉底又問:那什么叫明智的堅韌?如果有一個人堅持守在陣地上,但他這樣做是因為早就知道援軍很快就會來了,另一個人也堅持守在陣地上,但他根本不知道會不會有援軍。這兩個士兵,哪一個更勇敢呢?拉凱斯說,那應該是后一位士兵。不計風險的人才是勇敢的。蘇格拉底說:如果不計風險就是勇敢,那么,一個不習水性的人貿然跳進水里,而另一個受過跳水訓練的人跳進水里,哪一個算勇敢?拉凱斯說:那我可能說得又不對了。沒有經過訓練,直接跳進水里是很愚蠢的。

    你看,跟第一個例子一樣,我們還是沒有找到什么是勇敢的標準答案。要跟蘇格拉底學習,就要先破除一個迷信:重要的不是找到答案,而是從提問到尋找答案的思考過程。

    8.感悟:你必須學會懷疑

    凡是公認的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很少真的如此。蘇格拉底教給我們的是,一種觀念是否正確,跟它是否被大多數人接受,跟相信它的人有多么偉大,一點關系也沒有。只有獨立去思考,反復地用理性去推敲,才能讓我們的信念更加堅定。即使我們不斷地拷問,似乎觸到了更為堅實的認知的基石,我們也要時刻準備著,當有了新的反例,我們就必須放棄舊有的理念,一切從頭再來。這個過程是很艱難的。我們心中都有兩種傾向:一種傾向是,我們都想要努力改進和完善自己的理性,但同時,我們還有另一種傾向,我們都會逃避、害怕和憎恨自己可能犯錯誤。這兩種同時存在的傾向讓我們感到很痛苦。

    蘇格拉底向我們伸出手來,說:來來來,不要怕,慢慢地往前走。這種不斷地拷問自我的過程,讓人覺得戰戰兢兢,但又極其刺激。這是一種跟自己死磕的大無畏精神。

    好了,現在你找到了孔子和蘇格拉底之間教育理念最大的區別了嗎?

     

    文章感悟于:何凡讀書俱樂部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2 Comments On 讀《蘇格拉底的申辯》

    1. 孔子更多的是定義好的規矩,蘇格拉底更多的是引導思考的過程?

    2. 蘇格拉底看到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會想,或許這兩種觀點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也許它們都有一定的局限性。我要保持一種半信半疑、又信又疑的態度。蘇格拉底告訴我們的是,在兩種對立的觀點之間,要保持必要的張力。這就是蘇格拉底的學生的學生亞里士多德所說的“中道”,也很合乎孔子講的“中庸”。東西方文明之間,互相輝映~

    潜江| 丰南| 平舆| 昌吉| 卢龙| 博罗| 定远| 宽城| 金坛| 凭祥| 镶黄旗| 中心站| 平阳| 凤冈| 防城| 华山| 宣城| 新干| 芜湖| 金坛| 赵县| 乳源| 敦煌| 丰镇| 达川| 烟台| 峨边| 沂源| 佛冈| 新巴尔虎左旗| 龙陵| 栾城| 宁武| 广饶| 南陵| 南昌| 扬州| 焉耆| 梨树| 宾县| 清流| 高阳| 合肥| 锡林浩特| 梁山| 井冈山| 新龙| 满洲里| 景洪电站| 奇台| 和田| 浪卡子| 闵行| 雅江| 杭州| 沁源| 那坡| 正阳| 安塞| 凭祥| 沁源| 斋堂| 保德| 淅川| 涡阳| 乳源| 陇川| 宜州| 梅县| 南坪| 三明| 山南| 峰峰| 大安| 平和| 薛城| 峨眉山| 介休| 漳浦| 新民| 礼泉| 松滋| 宁国| 郧西| 衡阳县| 上蔡| 托克逊| 杭锦后旗| 卢龙| 微山| 任县| 敦化| 绍兴| 保定| 余庆| 山阴| 仙桃| 永署礁| 景县| 正宁| 连城| 乳源| 平远| 南雄| 易门| 伊春| 丹巴| 萧县| 莱西| 白城| 华蓥山| 上饶| 玛沁| 静海| 盐城| 商都| 同德| 黄山区| 桐乡| 棠荫| 锦屏| 宁城| 滦县| 桓仁| 宁河| 南溪| 徽县| 玛沁| 长白| 横峰| 济宁| 乌审召| 日喀则| 固镇| 曲江| 张家口| 四子王旗| 北道区| 青县| 太原南郊| 武平| 嵊泗| 韦州| 西宁| 高平| 绥滨| 永春| 阜康| 巴中| 克拉玛依| 东丰| 刚察| 东乡| 集安| 阿拉善右旗| 潍坊| 武山| 金塔| 民和| 循化| 定州| 清原| 喜德| 洛宁| 大石桥| 霍城| 门头沟| 宣化| 崇阳| 阿木尔| 白城| 民丰| 安仁| 五寨| 霍城| 榆中| 十堰| 安溪| 武宁| 珠海| 玉山| 姜堰| 霞浦| 泗阳| 阿荣旗| 如东| 伊金霍洛旗| 溧水| 宝清| 台前| 盘县| 淄川| 邳州| 恩平| 佳木斯| 阜南| 阜阳| 彭阳| 聊城| 涉县| 吉林| 福泉| 左贡| 房山| 瓜州| 崇明| 武汉| 大勐龙| 西沙| 玛沁| 峡江| 琼山| 大城| 阳高| 循化| 那曲| 沙湾| 甘谷| 溧水| 库尔勒| 郫县| 陶乐| 费县| 洛浦| 绥滨| 房县| 大兴安岭| 滁州| 象州| 邱县| 玛曲| 荆州| 邵阳县| 林芝| 凤山| 桓仁| 长岭| 合浦| 勐海| 尤溪| 郸城| 佛坪| 长武| 澄江| 清水河| 野牛沟| 新源| 柳城| 博湖| 西昌| 塘沽| 巨鹿| 桐柏| 衡阳| 惠水| 安福| 西峡| 瑞安| 肥东| 塔什库尔干| 龙胜| 宁德| 淳化| 个旧| 伊克乌素| 阿荣旗| 阿拉善左旗| 芮城| 红安| 龙胜| 左云| 民丰| 太仓| 汉寿| 新野| 永靖| 玛曲| 左贡| 宁城| 玉溪| 宜丰| 洛宁| 广水| 张家口| 浮山| 双城| 灵台| 丹棱| 宁晋| 永顺| 宝清| 广丰| 弥渡| 琼中| 右玉| 烟台| 宜川| 中卫| 莱西| 阿荣旗| 凉山| 射阳| 万全| 徐闻| 交城| 阳江| 马祖| 林口| 井研| 呼和浩特| 屏南| 景谷| 新竹市| 昌黎| 枣阳| 原阳| 当雄| 托里| 巨鹿| 汝城| 如东| 贵德| 宁晋| 砚山| 江宁| 潍坊| 乐山| 天镇| 天河| 库米什| 防城| 铁卜加寺| 沙塘| 闽侯| 宜章| 师宗| 草河口| 庆城| 麦盖提| 福鼎| 武山| 安平| 满都拉| 皮口| 花垣| 隆德| 南川| 舞钢| 吴县| 恒春| 嵊山| 红河| 丰台| 辛集| 塔中| 单县| 肥乡| 吐鲁番| 泾源| 南靖| 江陵| 淅川| 赞皇| 晋宁| 化隆| 乌伊岭| 墨江| 塔城| 汉寿| 临邑| 洪湖| 香格里拉| 德化| 宁洱| 讷河| 羊山| 康平| 大荔| 淄川| 那日图| 阿荣旗| 那仁宝力格| 镇原| 河曲| 中甸| 永嘉| 芜湖| 海拉尔| 瑞丽| 海南| 洪家| 江油| 肇州| 乌鲁木齐牧试站| 曲周| 莎车| 佳县| 高邑| 景洪电站| 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