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博娱乐

    <code id="alzys"></code>

  1. <code id="alzys"><ol id="alzys"></ol></code>

    <meter id="alzys"><ol id="alzys"></ol></meter>
    <label id="alzys"><legend id="alzys"></legend></label>
    <code id="alzys"><rt id="alzys"></rt></code>

    <code id="alzys"></code>
  2. →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禪念一心,佛我兩忘,三生萬物

    2016-11-28 . 閱讀: 2,177 views

    1. 這個秋天的金色和銀杏相干 之 禪念一心

    銀杏葉子將黃的時候,秋天已經深了。

    既然銀杏葉那么美,讓我們去感受古城長安周邊的銀杏之美吧。

    西安古觀音禪寺典故比較大,跟涇河龍王被斬有關,李世民心里歉意滿滿,又無法釋懷,避免被索命和晚上睡不著,就建了這個禪寺超度那條自作死的小龍。于是在山邊禪寺建了龍王殿,李世民還隨手栽了一顆銀杏樹。

    李世民是善終的,自我的功力還是很足,尋仇的龍王也有了歸宿,本該完結的事情,到了今天竟然因為隨手植下的銀杏,又火遍了整個中國。

    每年十一月初的時候,這棵活了千年的樹,一樹金燦燦的葉子,在山前隔著幾公里都得見,趁著后邊山上的五彩斑斕,純粹的黃著,大美。

    銀杏長在一個地臺上,周邊見了城墻般的保護,有種高高在上,登上祭壇的感覺,于是初見的興奮略略轉化為崇敬,禪寺之風靜了你的內心。

    有佛樹下,人卻不可親近這銀杏,落葉未滿,滿樹金黃,燦爛而安靜。秋天的意味也是如此,禪的意味也是如此吧。

    日子還好,人不是很多。耳邊有人慨嘆,要是黃葉滿地那才是大美,自己想,地上的葉子總是樹上落下的,地上滿的時候,枝上總會多少有些零落。因里的果,果里的因,這樣的大美,你還念著可能的美好,忘了當下,也是隨時種業造障。

    銀杏孤零零的長著,一千年的修行,依舊是早觀朝霞晚迎月,四季陰晴葉初黃。倒是修行的被人們知了、愛了、圍觀了、簇擁了,每一個春夏的努力,每一個冬天的蟄伏,如花般在秋天燦爛、在秋天綻放。

    陽光掠過了房脊,瞬間金黃像鮮活起來,燃燒起來。偶爾的風悄悄鉆過繁茂的枝,大的枝干是不理的,小的搖曳。偶爾葉落,沒有自怨自艾,樹上是金黃的,地上是金黃的,換個角度看自己生長的地方罷了。

    這不過是一棵樹罷了,它的悲喜,或說從來沒有的悲喜,因為你的喜愛,變得美或不美,悲或者喜。一直想成為一棵樹,該不是這么大美的銀杏吧!

    備注:銀杏是個奇妙的樹,和水杉、桫欏什么的都算活化石級別的樹種,反正“中國魔力”無處不在,瀕危的一定要搞到它滿大街都是,不過真真的,秋天的銀杏真真的美。
    中國古代或許太喜歡那些有內涵的樹了,松、柏什么的,沒那么多詩篇文章,倒是銀杏有個經典的叫法是鴨腳,歐陽修在《答梅宛陵圣俞見贈》一詩中有句:“鵝毛贈千里,所重以其人。鴨腳雖百個,得之誠可珍?!泵穲虺际盏綒W陽修的詩,則依其韻作《酬永叔謝予銀杏》詩:“去年我何有,鴨腳遠贈人。人將比鵝毛,貴多不貴珍?!眱稍婍嵚上嗨?,互為佐證,也是佳話。誠可與此文意合。

    ?

    2. 這個秋天的金色和銀杏相干 之 佛我兩忘

    秦嶺,中國龍脈,七十二峪,其名多有考究。長安附近的峪口,除了子午古道外,傳說里都和那條倒霉的涇河龍有關。被魏征砍了十幾段,跌落凡間都幻化成峪口,珠鏈般串起山水相合,四季美景。

    天子峪,該和龍王爺關系不大,據說唐高宗李治出生于此,從旁邊的抱龍峪抱出去的,“終南正脈,結在其中”。唐時山內“至相寺”影響極大,華嚴宗源起地之一。山口有一寺名“百塔寺”,院內一株銀杏,西晉所種,比著觀音禪寺的銀杏又早了幾百個年頭。

    這顆銀杏氣度大的很,靜默而睥睨,寺廟其實已然裝不下它,它卻還在安靜的度著屬于自己的劫。

    小小的院落,龐大的樹,一直讓人仰視著停不下來,沒有遠遠看著的驚喜,卻更加讓人不知所措。

    它巨大的讓你懷疑,卻又安靜而從容的讓你喜悅。我們總是對我們仰視的東西,心存敬畏。如果有那么一個讓你仰視,卻讓你無比安靜和喜悅的東西,那這棵樹就是了。你仰視著它,卻感覺你和它平等而欣喜的交流。

    目測合抱要五六個人吧,不似很多古樹已然中空,它還厚實著也豐碩著,葉子小小的,將黃未黃,看得見葉間的白果。不似觀音禪寺的銀杏,氣場是環境造就的,這棵銀杏,卻自帶這光輝、自帶著氣場。

    樹下藤椅,坐下,陽光絲絲的穿越進來,無人有風,有我無心。嶙峋的樹干,扭著奇怪的曲線,卻明確的向上,像極了人生的路。不那么鋪天蓋地,卻那么的努力向上。

    這棵樹或許是自我活的不錯,或許是沒那么大名氣,沒有那么多的支撐和造景,它本本分分的在做一棵樹,只不過是做了一千七八百年罷了。它黃的比其他銀杏要晚些,該是要到冬天了,然后就一年年錯過人們的贊賞和圍觀。

    這就是一棵樹,年歲大了些,努力多了些,活的自我些,僅此而已吧。

    從天子峪入山,婉轉而上,秋景宛然,山路窄窄的,蜿蜒的,于是,心情也就慢慢的。

    再停車,已然是至相寺,寺里一株八百年的銀杏,直溜溜的站在那。原來才發現,八百年還沒有得道成虬龍鳳舞,還是規規矩矩的站在那里,也難為它了。它倒是站那就從容的很,黃著葉子,燦爛著秋天,和山景風水搭的很也和諧的很。

    突然,一株槐樹亂入了。好大一棵槐樹,又是唐朝的。那棵樹看著至相寺建了毀,毀了建,它又是如何活下來的呢?

    寺本因殿植樹,如今卻圍樹造屋,耐得住寂寞,看得清浮沉,留下來了,活下來了,這樹也亂入在我的心里眼里。

    當你喜歡什么的時候,你總會關注很多,才知道,出山不遠的香積寺,那個凈土祖庭,塔有唐舍利塔,樹也有百年的銀杏。

    漢傳佛教,因著漢唐盛世,長治久安的緣故,祖庭多在西安周邊。王維《過香積寺》:“不知香積寺,數里入云峰。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p>

    塔摩天而立,與天可接語。凈土修行,念佛穩重,一句阿彌陀佛,萬千煩惱可除。想想倒不是除,該是本不是煩惱的,念佛才知不是;確實是業障的,念念佛,該會曉得要“了因果知生死”。卻是比那些求因果,妄脫離生死的人高明的多,這或許才是當下的修行。

    3. 這個秋天的金色和銀杏相干 之 三生萬物

    佛道同源,這個佛道誰都不否認,爭論的無非是老子是辟支佛還是老子西行教了釋迦這個弟子。

    因著佛教西來,長安佛教祖庭頗多,卻也因老子紫氣東來駕牛西去,更多了“天下第一福地”樓觀臺。

    樓觀臺有一株銀杏,據說是老子手植,不管是栽種人的名氣,還是年代,估摸著國內最多是皇帝手植柏可以匹敵吧。

    樹已然中空,卻也生機盎然,綠黃相間,鳥宿鶯啼。老子隨手,千年佳話,能堅持成佳話的都是厲害的人或事,這銀杏不是佳話,活著活著就成了佳話。

    宗圣宮如今剩下的就是遺址,樹卻留了不少。光柏樹就好幾棵,據說都是老子植的,老子肯定是“天人合一”的踐行者,環境必須和諧,也是植樹能手。有柏曾拴過青牛。

    還有棵枯了幾千年的樹,三鷹柏,據說是鷹來聽經,入了迷得了道,幻化成樹上的造型。死了的樹,還成了典故,除了自己誤打誤撞的長成了那樣,或許還和在哪長的,和誰有關,缺一不可。

    想想老年間,我們喜歡的還是柏樹,嶙峋的紋路,傲嬌的姿態,那么的肅穆深沉,那么的執拗執著。如今,我們喜歡那些美好的、美麗的、燦爛的生命,燃燒般、金子般、陽光般,讓我們眩暈窒息的銀杏。

    可是樹還是樹,人還是人。但確實喜歡中國的宗教,好的東西你喜歡我也喜歡,這是愛也是包容,或許愛本身就是包容的一種結果?

    既然提到道教,就拉不下那個,活了死死了活,不知是活死人還是死活人的王重陽。關中形勝,關塞四顧,龍氣精神,儒釋道雜混,重陽是真人。

    重陽宮里的銀杏是重陽升仙后,弟子丹陽真人守重陽墓所植,有升仙龍形。

    重陽真人把死了當活著,活著當死了,這悟道悟的非凡絕響。卻里外里,一個空色不異,苦海不苦,苦在人心的味道。修真元神,天地正氣,佛法無邊,想來意思都差不多。糾結的都是無法得道的人,還能滿世界尋找銀杏之美的都是妙人。

    梁實秋說:“樹與人早晚都是同一命運,都要倒下去,只有一點不同,樹擔心的是外在的險厄,人煩慮的是內心的風波?!?/p>

    想來也是,今天你喜了銀杏,它美的不可方物;明天你不喜歡了,它還是要那么努力的生長。道教的無用之用,佛的機緣巧合,儒的慎獨自省,說來都是講的這個理兒。

    秋天的美,有時候是因為收獲,有時候是因為離去,有時候單純就是如銀杏之美,美到千年也美到這一刻。

    近期很多人的人來來往往,卻都談著智慧或是堅守,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想來,這個“上知”(上等智慧之人)這輩子我都已經沒戲,雖然很努力;做個“下愚”也蠻好,反正都先要堅持,先要方向,先要知曉人生之美,繼續走著。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泸西| 鄂托克旗| 山南| 阿尔山| 塘沽| 桥口| 孟州| 三亚| 湟中| 奉节| 玉树| 将乐| 磁县| 合水| 普定| 留坝| 乌兰乌苏| 巴塘| 梅州| 张家界| 南木林| 万州天城| 鄂尔多斯| 沙河| 台山| 登封| 扎兰屯| 两当| 明水| 都昌| 合浦| 富锦| 正镶白旗| 黄冈| 长兴| 碌曲| 济源| 莱州| 平遥| 长寿| 乐东| 婺源| 伊吾| 永善| 彭阳| 佛冈| 鄢陵| 湘乡| 西乌珠穆沁旗| 丰台| 辽阳县| 舒兰| 祁县| 图里河| 巴彦诺尔贡| 绥中| 扶绥| 五华| 凤冈| 博乐| 武川| 冷水滩| 巴盟农试站| 闽清| 胡尔勒| 泽库| 江门| 乌伊岭| 富川| 西乌珠穆沁旗| 三水| 瑞丽| 宁洱| 石林| 隆林| 龙陵| 新田| 定西| 运城| 沙塘| 长垣| 盘锦| 上饶县| 米易| 建平| 灵武| 青田| 贵阳| 信丰| 彭州| 大邑| 金寨| 巴里坤| 汪清| 宜黄| 邯郸| 井研| 河南| 佛山| 天峻| 锦屏| 满都拉| 巴盟农试站| 侯马| 海安| 石阡| 九龙| 仁怀| 炉山| 亳州| 三门峡| 桦甸| 吉首| 莒南| 南涧| 驻马店| 玉溪| 耀县| 鄱阳| ??| 长治| 隆德| 江山| 长泰| 上饶| 长乐| 庆元| 敦煌| 黄陵| 伊金霍洛旗| 河口| 孟州| 龙井| 江西沟| 常山| 榆树| 伊宁| 湘潭| 同江| 康保| 聊城| 伊川| 吉安| 蒲江| 莲塘| 芜湖县| 太原| 滦平| 泸西| 沛县| 沽源| 衡东| 邹城| 黔西| 任丘| 南漳| 白玉| 大名| 莎车| 南召| 新县| 仪征| 舟山| 建湖| 茫崖| 平陆| 明水| 柳城| 滨海| 乐亭| 香格里拉| 阿尔山| 鄂托克前旗| 拉孜| 硕龙| 中泉子| 武鸣| 青县| 舞钢| 商水| 启东| 安吉| 碌曲| 马鬃山| 怀集| 荣经| 舞阳| 阿尔山| 房县| 定州| 乐安| 博克图| 紫荆关| 肇源| 句容| 德阳| 铁力| 阳原| 高青| 获嘉| 察尔汉| 阿城| 昌平| 郁南| 惠水| 常州| 沂源| 昆明| 襄城| 绥棱| 宜昌| 大兴| 石河子| 左权| 丰县| 息烽| 通辽钱家店| 台安| 雅布赖| 万载| 庐江| 太湖| 芒康| 昌黎| 隆林| 屏山| 丹阳| 昔阳| 余庆| 抚宁| 都江堰| 政和| 孤家子| 云浮| 头道湖| 自贡| 崇明| 胡尔勒| 上高| 松溪| 和县| 南平| 滨海| 延川| 万州龙宝| 呼中| 汨罗| 焉耆| 北安| 黄陂| 陵水| 平阴| 南安| 藁城| 阳信| 常州| 常德| 东沙岛| 崇阳| 文成| 张家港| 广元| 凤冈| 吴忠| 吉木萨尔| 丹阳| 灵寿| 合江| 侯马| 丰城| 蓝田| 获嘉| 翁源| 鄂伦春旗| 衡东| 西青| 白城| 呼伦贝尔| 白银| 庆城| 化隆| 克拉玛依| 利川| 高密| 白城| 泸县| 韦州| 澜沧| 林芝| 云阳| 新蔡| 会东| 乾安| 巴楚| 宜兴| 常山| 宁南| 五华| 武定| 清镇| 连城| 舟山| 宝鸡县| 江孜| 防城| 天台| 北戴河| 雅布赖| 泸西| 芮城| 宁海| 五营| 右玉| 合作| 浦城| 临武| 宜宾县| 华山| 天池| 洋县| 涞源| 苏家屯| 平定| 长岭| 六枝| 泾阳| 剑阁| 广河| 怒江| 蒙阴| 邵武| 绥滨| 宁阳| 宜兴| 莆田| 富顺| 江油| 木里| 云澳| 五华| 婺源| 香日德| 扶沟| 沾化| 鹿寨| 萍乡| 略阳| 天河| 循化| 陇川| 河津| 海门| 镇源| 孟村| 西宁| 临夏| 万载| 东兴| 于都| 怀化| 无锡| 西峰| 景县| 徐家汇| 五营| 长汀| 黎城| 祁门| 喀喇沁旗| 巴南| 改则| 安仁| 永署礁| 许昌| 龙山| 南坪| 硇洲| 新林| 靖西| 井研| 织金| 天门| 达坂城| 浮山| 勐腊| 湖州| 朝克乌拉| 吉林| 卓尼| 信宜| 长安| 嵊泗| 弥渡| 开原| 米脂| 江宁| 东台| 奇台| 镇巴| 章党